扫一扫分享本页

文学驿站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校园文化>>文学驿站>>正文

子孙

发布时间:2018-03-27 15:06:15  作者:郭思  编辑:董治安  来源:文化与传媒学院17编导2  浏览量:

 

按照往年的习俗,年三十儿和初一是要去奶奶的墓碑上拜一拜的。带着鲜红的鞭炮,一家子穿着新衣服给远去的故人送去年味。今年如常,我和父亲赶在十五的尾数,驾车去送迟到的年意,匆忙又紧张。

山下的伯伯家来了许多客人,摆着几桌子零嘴招待着新年的贵客,庭院里说说笑笑。父亲也和长辈们拉起家常,细数一年来悲欢喜乐。我在收拾上山的物品中发现了比往常都要大几倍的鞭炮,有多嘴的人看见了打趣父亲,父亲却只是笑笑。只有我明了,他渴望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抚平心中对奶奶的歉意。

奶奶在我记忆中是只存在于他人的口中的。与爷爷离异后,她一手把父亲和叔叔拉扯大。常年的负荷劳累拖垮了她的身体,但直到去世前,她还都在为了儿子们的未来发愁。年幼无知时,我常问父亲,问奶奶是个什么样的人。父亲总是低下身抱起我眯着笑说,你奶奶是个很好的人啊。

但记得有一年,父亲带到奶奶坟前的鞭炮响到一半断响了,这在老家是很不吉利的。母亲和弟弟早已下山,我在下坡时回头催赶,一回头却看见父亲独自抚摸着奶奶墓碑上的字,细细碎碎的说些什么,父亲起身时偷抹眼角。山里的风很凉,我和父亲一同下山时,看着他的背影,一路无言。

有人说,人的死分三个阶段。第一个阶段是当你呼吸停止的时候,这是你生物学上的死亡;第二个阶段是当你下葬的时候,这是你社会上的死亡,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你的位置;第三个阶段是当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人忘记你的时候,这个时候,一个人才算真的死了。子女在失去父母庇佑的翅膀后,没有了可停靠的港湾,只在漂浮不定的世间寻找一盏明灯,以此慰藉独自行走的心灵。我们总在循环往复之间拉长第三阶段的死亡,迎新念旧,联系亲情。

下山的路很崎岖,鞋子上带了许多泥土,使得步伐越发沉重起来。我每次都会在山脚下望着奶奶的方向想,会不会是奶奶想留住我们,才让泥土变了这么粘人。我们总祈求逝去的长辈们保佑许多,譬如高考,平安与财路。遇见逆境时,老一辈总会说:“会好的,有的人在保佑着呢。迷信又封建,但还是有很多人相信。我也相信,所有去世的故人,都在一个没有困扰和痛苦的地方,庇佑着自己血脉亲宗的后代们。

父亲用水洗去了裤脚上的泥土,和伯伯说,来年一定要在奶奶的墓旁栽种下子孙竹,细心呵护培育,等到带儿媳妇女婿来的时候,就能绿树成荫了。我仿佛已经看见了许多年后父亲期待的样子,风吹树摇,安逸幸福。

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