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一扫分享本页

文学驿站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校园文化>>文学驿站>>正文

一条往复而湍急的河流

发布时间:2018-03-27 15:00:30  作者:查雪瑶  编辑:董治安  来源:文化与传媒学院16卓越班  浏览量:

 

   我有很多同火车有关的记忆,窗外依次划过城镇,麦田,村庄。 

   偶有一次乘坐近三十个小时的绿皮,沿路邂逅洁白的和谐号,这边仍悠哉的行驶,白色的和谐号却早已划过无数个窗户,爽快利落的呼啸声急急忙忙劈开绿皮自在撞击铁轨的声音。火车和和谐号相处的时间极短,缘由不在我,而是对方的急燥。

   在上铺躺几十个小时,实在是枯燥的事情。坐在窗边由白天驶向黑夜更有意思些。沿路千百亩盖着锡纸遮光布的田地反射着阳光,像是波光粼粼的湖面。火车的夜并不安宁,上铺的男人整夜的咳嗽,每每剧烈咳嗽时整个上下铺都齐心协一的用力翻身抗议。待白昼降临,我半躬着身体想探看左右铺的神情,大伙儿却心照不宣的把黑夜里发生的事情都遗忘的一干二净。 

   你知晓深夜两辆火车相遇的情景吗?车厢里空调适中,车厢外却是炙夏,雾气升腾凝洁了整面窗,另一辆火车不紧不慢的来了,绿皮车身融入黑夜里,看不分明,似乎与我们擦肩而过的只是一扇扇模糊的窗,白炽灯的亮隔着两页窗和火热的空气投了过来,被分割的白光一片片划过车厢的顶,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光明。 

   学生时代所有乘坐火车的机遇,都来自于回家、返校或是旅行。火车承载的重量远超出于所行驶的路程,更多的是沉甸甸的情意,喜悦或失望。生活中似乎很难遇到这样一种绝对的存在:二十多个小时的旅途中没有属于你的停靠,绿皮冲出光明一路向前,来往身边尽是陌生人,漫长的行程将我们束在了一起,手机书本在反复使用中失去了兴趣,周围陌生的个体变成有趣的存在,刚开始的搭讪都是从零食和善意的微笑开始的,在只言片语中猜测擦身而过的某人一整个生活的轨迹,以此打发百无聊赖的时间。 

   于我而言,火车更似一条湍急往复的河流。河水澄净冰冷,被两岸局限了行走的形状,却又仿佛同大地隔绝。截然不同的温度和形态让她有了更多的自由,奔腾往复看似不定流向,却又因某一契机重新回到原点。在我生命中轰鸣穿行的火车有着河流的温度,是逃离一个地方转往远方的桥梁,纵使桥上熙攘,而我却总是自在独行。但心中却有依靠,兜兜转一圈之后仍是原点,过程的风采只有自己知道。 

   叶三在《我们唱》里写老狼,说在许多年前北京的某个深夜,匆匆坐进的士的老狼灵魂飘荡,某个间隙里司机慢慢扭大了出租车的音响,音乐响彻狭小空间的时候,老狼想:做一张专辑吧!或许偶然遇到的的士和深夜的音乐就是老狼偶然停靠的河流,冬夜寒冷,的士温度适好,在灵魂栖息的时候忽有一声叹息,遇见人生另一处的转弯。我想,在火车上,在这条湍急的河流中,这一隅,大抵就是我暂时停脚的远方。 

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