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一扫分享本页

文学驿站

当前位置: 首 页>>校园文化>>文学驿站>>正文

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

发布时间:2017-12-06 11:11:40  作者:梁蜜蜜  编辑:宣传部微贺院  来源:计信学院软工1班  浏览量:

  夜里睡了一觉,醒来才发觉天气忽而变得特别寒冷。哦,原来昨夜淅淅沥沥的下起一场雨来了。不知怎么的,此时就想起了郁达夫先生的《故都的秋》。在头一段中他写道:江南,秋当然也是有的,但草木凋得慢,空气来得润,天的颜色显得淡,并且又时常多雨而少风。这话在我看来十分在理。

  在贺州这里,雨总是一下就是好几天,好似在弥补前些日子的酷暑。草木不仅凋得慢,纵是十一月份也有花盛开,不是大雪压枝的寒梅,只是花。那些在书中说是开在春天的花儿在这里着实有违常理,因为桃花和桂花在这个时节都可以见到。可见这里的四季并不那么分明。但此时这一场雨却不同,一场忽然倾盆而至却又悄无声息的雨,不仅驱散了空气中的温暖气息,更以摧枯拉朽的手段不容我们拒绝地将我们推向冬季。

  这场雨来得快且急,没有一丝预告,好像被谁追赶的逃犯,奔走中夹杂着疾风,直直扑向我们,让我们领会到一场冬雨一场寒。又好似暴君,狂躁地发着脾气,呼出的气息就能令人瑟瑟发抖。

  那些昨日犹在枝头娇艳开着的花,经过一夜的摧折,曾经灼灼生辉的身影,今日已躺在树下的枯枝污泥里,在空中翩翩开出姹紫千红的“花”来了。连绵的雨天,翩翩的伞花,引我想起那耳熟能详的传说。

  许仙和白娘子的初始便是在这样的雨里,借着那一把手中温热的油纸伞便有了那么一段缠绵悱恻、荡气回肠的故事。迷蒙的烟雨,低矮的檐角,一声“姑娘”,一个回眸,除此之外还需要什么吗?不,什么都不需要了。一切已只是应了一句:“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”罢了。一个是落魄俏书生,一个是娇艳美娘子,情深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烟雨为媒,纸伞为介,两人一伞,不期而至的相遇,纵使日后分离,不枉曾经的相识相知相爱。

  后人常论是非曲直,个中缘劫又怎能说得清晰呢?何况七情六欲本就难以诉清。我不曾以为那是人妖殊途,曾来过,便是缘,曾爱过,亦是缘。管它沧海桑田,那一场邂逅,早已是彼此命运中最大的幸运,没有早一步,没有晚一步,一切都是刚刚好。一句“这个妹妹我好像见过。”冥冥之中好似一语道尽天机,若说没有缘,今生偏遇着他。所以才会有爱玲的“噢,原来你也在这里?”的问候。

  在贺院我遇着这雨就好像遇着一个女子,温婉中带着凌冽,好像只是偶然,又好像是命定,我心里期待着,却也猝不及防地迎来贺院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冬雨,第一个冬天。这世界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,那么来一场这样别致的邂逅,相遇在贺州,相遇于贺院,相遇贺院的冬雨,倒不失为一场温情的浪漫。



关闭